战“疫”情 “艾”先行
名医工作室
艾格眼科医院

抗疫女战士?乖巧美小护?现在她们是ICL近视手术体验官

  很多近视的朋友对于近视手术想做又不敢做,很大的顾虑点就是怕怕手术不好?怕有风险?8月12日,艾格眼科8名员工选择做ICL摘镜手术,看看这篇文章,能解决你心中所有疑问!


1_副本.jpg


  杨贝是艾格眼科汉口院小儿与斜视眼科的一名护士,也是一名娇小可爱的女生,疫情中她主动请缨上一线,结束之后又下定决心摘镜,正如当初决定上前线一样果断。


  平时工作时就会因为眼镜影响工作效率,抗疫期间整天穿着厚厚的防护服,近视眼镜上又加一副护目镜,这是疫情前线的工作常态,不仅让她的鼻梁承受了重压,而且让她的脸上闷出了痘。


  结束前线工作之后,杨贝就决定做近视手术,她选择的是ICL晶体植入术,很适合她的眼部条件。虽然是第一次上手术台,但是因为尹禾主任主刀,她很放心,从手术室出来的那一刻特别激动,能看到这么清晰的世界太好了。


2_副本.jpg

(杨贝、李桃和尹禾主任术后合影)


  “既然现在可以通过近视手术解决这个麻烦,何不早点享受这份便利呢?”术后复查视力1.0,杨贝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3_副本.jpg


  近视500多度的她,觉得戴眼镜影响生活和工作,吃火锅、喝热水时镜片上经常出现一层白白的雾气......疫情期间,她踊跃参与到抗疫一线成为一名勇敢的抗疫护士,也正是因为此,全副武装的她对眼镜带来的不便简直厌恶于心。


  作为眼科医院工作人员,她说自己对自家医院的设备和技术十分放心,特别是对尹禾主任的的手术十分信赖,一直以来她也有很强烈的摘镜意愿。


  经过20多项严格的术前检查,综合了眼部数据,尹禾主任耐心地为她的检查结果作了分析,最终,结合自身眼部状况及用眼习惯建议,听取了尹禾主任的建议,她选择了TICL晶体植入术。


  徐换咏说道:“尹禾主任手术,我特别轻松,手术过程也很愉快,现在双眼拥有1.2的视力了,最近身边的同事说我不戴眼镜眼睛大了特别多。”


4_副本.jpg


  “其实平时已经习惯了,但是这次参与一线抗疫深深感受到戴眼镜的不方便,戴不戴都看不清,给患者找血管打针都是凭感觉……”90后护士小爽,是来自艾格眼科黄陂院手术室的护士。


  在2月初新冠疫情严重的时候,积极响应黄陂卫健委的号召,成为了艾格眼科支援抗疫一线的第一批医护人员,负责为黄陂区鲁台医院病患打针护理、照料生活起居。当时厚重的防护服、 封闭的护目镜、严实的口罩,给她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不仅眼镜总是起雾看不清,而且压得鼻梁痛苦不堪。


  如今,抗疫归来后,小爽毅然选择了ICL晶体植入术实现了“摘镜梦”。“我的眼睛是中度近视,右眼450度、左眼425度,还有散光。”经过全套术前检查的小爽,其检查结果显示很符合ICL晶体植入术的条件,这让她高兴极了:“终于可以跟眼镜说拜拜了,好激动!”


  带着期待的心情,小爽的手术在艾格眼科汉口院屈光手术科主任尹禾的主刀下顺利完成!“稍微有一点眼胀,没有一丝疼痛,手术过程真是太快了!”术后次日,通过检查,小爽的双眼视力已达到1.2。“近视了10几年了,现在不用戴眼镜就能看得又远又清晰,这种感觉太爽了!”小爽开心地说。


5_副本.jpg


  “妈妈,你不戴眼镜更好看”李单单大女儿一句不经意的话让她有了摘镜的想法。


  李单单是艾格眼科黄陂院的一名工作人员,经常出外勤的她会佩戴隐形眼镜,但是长时间佩戴会导致眼睛很干,让她感觉不舒服。有时候也会佩戴框架眼镜,和孩子外出游玩就会很不方便,容易碰掉,也容易摔坏。


  李单单双眼800多度的近视,她的角膜较薄,选择ICL手术方式比较适合她的眼部条件。术前她花时间了解了ICL手术,发现不仅是一种可逆的手术方式,术后视力也很高清,这正是她想要的。


  手术前李单单还有一丝紧张,等到躺到手术台上发现尹禾主任手法娴熟,整个过程十分专业,令李单单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


  李单单术后复查视力左眼1.2,右眼1.0,想到以后都不用戴着厚厚的眼镜了,她真实地感到轻松。


6_副本.jpg


  96年的小焦护士,出手术室非常开心的和我说:“手术很轻松,戴了7、8年的眼镜,终于摆脱它了,现在真的想去旅行”,从她脸上藏不住的笑容,我能感受到,她做的不仅仅是一个摘镜手术,而是一次自我突破的勇敢尝试。


  回想起自己戴眼镜的那些日子,小焦护士直呼,难受、囧。生活中,因为是高度近视,平时最怕别人碰到她的眼镜,眼镜一掉,瞬间就像陷入黑暗,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还有炒菜做饭,总是凭感觉做饭,眼镜上还沾满油渍。工作时更糟糕,手术室工作节奏快,戴着口罩再戴眼镜简直就是天敌,眼前总是雾蒙蒙的,还总是喜欢滑落。


  想尝试人生另外一种可能,小焦护士决定做摘镜手术:“我自己就是手术室的护士,见证过无数人摘镜,对手术的整个过程比较了解,所以我不紧张,把自己放心交给尹主任就行了。”相比起别的摘镜小伙伴,小焦护士术前淡定得有点可爱。


7_副本.jpg


  先天性近视的人大多数是高度近视,如果你想知道他们的视界是什么样的,问敏敏就对了。


  敏敏打小就近视还有散光,7岁开始戴眼镜。“其实我很感谢眼镜君,是它陪伴我走过了‘我的前半生’,但想说爱它不容易,有机会,我一定要摘镜!”


  袁宁敏是艾格眼科汉口院化验科的一名检验师, 20岁,正值女孩爱美的年纪,所以眼镜总是封印她较好的容颜,美瞳带时间久了,对角膜也会有一定的伤害,再加上疫情期间,全副武装的她感觉眼镜就是障碍,必须要摘掉它!


  就这样TICL走进了袁宁敏的视野,专为高度近视而设计,这是敏敏看中它的理由。


  “其实我也做不了角膜屈光手术,我的角膜厚度不够。”敏敏说。


  因为对TICL有充分的了解,(没有散光度数的是ICL,有散光度数的是TICL。)手术时,敏敏很淡定。术后第一天,查视力,双眼1.2。这个结果,敏敏期盼了那么多年,终于梦想成真!


8_副本.jpg


  今年24岁的阮蓉,被眼镜束缚10年了,戴着厚厚的眼镜,总感觉鼻梁在喊救命,颜值跌倒谷底。


  尤其这次疫情期间,阮蓉需要接待引导患者,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带口罩再戴着眼镜,特别闷热,一会眼镜就模糊起雾看不清楚了,很影响工作效率。所以当时阮蓉就决定,等疫情好转了一定要去把眼镜摘掉!


  “因为眼睛比较敏感,平时滴个眼药水,眼睛都会不由自主的眨眨眨,特别难受。所以对于在眼睛上做手术我很紧张,不过给我做手术的尹主任,他很有耐心,轻声细语的告诉我怎么配合手术,还有护士小姐姐的声音都很温柔,因为我这些同事,我就不害怕了,手术一点也不疼,几分钟就做完了。”


  术后第一天复查,双眼视力都达到了1.0,阮蓉非常高兴,“没有眼镜的束缚,真的是太自在了!”


9_副本.jpg


  同样有摘镜想法的还有李桃,她是艾格眼科黄陂院的护士,也参加了抗疫前线的护理工作。


  李桃不仅仅是一名护士,还是一位孩子的妈妈,平时因为戴镜带孩子有诸多不便。


  孩子调皮,眼镜很容易被碰掉,高度近视的她就会看不清,非常影响生活。


  每一位抗疫前线的医护都会因为防护措施产生不便,近视戴镜的人难度更大,放大了平时生活中忽视的一些困难。李桃就想着要是结束疫情,一定要通过近视手术摆脱眼镜,而这一想法很快就实现了。


  作为一位双眼都是800度以上的高度近视患者,李桃选择的是ICL晶体植入术,整个手术过程很快,让她觉得不可思议,是一次完全新奇的体验。


  术后视力复查1.0,能完全不借助外力就看到清晰的世界,这让她十分开心。摘镜后的她不仅能更好地承担起妈妈的角色,也能更好地胜任手头的工作。


  在艾格眼科做过近视手术的员工非常多,格格在这就不一一列举了。眼科医院的医护人员们都做近视手术了,你还在顾虑什么呢?只要你想做,只要你的眼睛条件适合,就赶紧来摘掉眼镜吧!

  • 首页
  • 医院介绍
  • 科室导航
  • 特色门诊
  • 诊疗项目
  • 专家团队
  • 在线挂号
  • 业界动态
  • 学术科研